深度-阅历严酷一年后迎来大选,谁将成为玻利维亚新总统?

深度|阅历严酷一年后迎来大选,谁将成为玻利维亚新总统?
近一年前,一场由争议推举引发的政治风暴将不太引人注意的南美国家玻利维亚带入全球视野。今日(10月18日),玻利维亚再次招引人间目光——它将敞开一场超级推举,选出总统、副总统、国会参众两院议员。推举曾因新冠疫情两度推延,玻利维亚人巴望迟来的大选能赶快“重启”国家,因为整个国家至今都未走出那场风暴的暗影。仅仅这场大选能成为玻利维亚“由乱而治”的转折点吗?转折点?在这场超级大选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总统推举。依照五年一选的安排,总统推举本来应该在2024年举办。可是方案赶不上改变。上一年大选后,一场出人意料的推举作弊指控使得玻利维亚政局风云突变,大选也被提早了4年。上一年10月总统推举后,官方计票成果显现时任总统莫拉莱斯赢得连任。可是反对派指认莫拉莱斯阵营作弊,安排大规模示威活动,莫拉莱斯当年11月被迫辞去职务后赴国外逃亡,原参议院第二副议长阿涅斯出任暂时总统。莫拉莱斯坚称自己是美国暗地支撑的“政变”受害者。推举原定本年5月举办,后因新冠疫情两度推延。现在,这场在凶狠疫情下坚持如期举办的大选遭到外界高度重视。一则大选能否成为停息玻国内纷争,使国家走出动乱、重回正轨的关键。从推举引发争议到总统被迫辞去职务去国,从国家因反对活动堕入瘫痪、数十人在暴力抵触中丧生到疫情来袭把经济面向阑珊深渊……“在阅历严酷的一年后,玻利维亚迎来全国大选,这个国家或将总算站在一个转折点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联合国、欧盟等世界安排期望玻此次推举能安静顺畅地举办。联合国人权业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呼吁玻利维亚人使用这次投票时机化解国内极点的两极分化。二则这场推举对拉美政治地图的改变也有重要影响。对拉美而言,10月意味着一个推举周期的开端。未来15个月内,拉美多国将举办总统或议会推举。西班牙《国家报》网站称,眼下,拉美区域的社会和经济环境充溢各种不确定性,专家以为,疫情将让拉美政局呈现新面孔。玻利维亚是打响选战榜首枪的拉美国家。我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讨所研讨员徐世澄表明,近年来,拉美政治天平一向在左右摇摆。2015年前是左派兴起;2015年阿根廷右翼总统马克里上台后则呈现“左退右进”态势;可是自2018年墨西哥左翼总统中选以及2019年中左翼拿下阿根廷大选,拉美政局又产生改变。现在可谓左右共治,或者说左右博弈——拉美榜首大国巴西“向右”,第二、三大国墨西哥和阿根廷“向左”。假如玻利维亚再次由左翼掌权,将对拉美政治生态产生影响。领跑者现在,有5位提名人比赛总统之位。其间,最有力的竞争者为前经济部长路易斯·阿尔塞·卡塔科拉与前总统卡洛斯·梅萨,外界遍及估计,新总统应该会在两人之中产生。现年57岁的阿尔塞曾在莫拉莱斯执政时担任经济部长,他是莫拉莱斯创立的前执政党“争夺社会主义运动”推举的总统提名人,深受莫拉莱斯器重。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阿尔塞辅佐莫拉莱斯发展经济,把玻利维亚从一个南美穷国变成拉美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自宣告参选以来,阿尔塞一向在民调中领跑,一度抢先第二名提名人梅萨近10个百分点。剖析指出,阿尔塞之所以能在民调中大幅抢先,除了与本身从政阅历有关,还有两方面要素。一是暂时政府管理失利,让民众绝望。阿涅斯领导的暂时政府被指镇压政治对手、好抓权、处理疫情不力。与此同时,经济也受疫情重创,给暂时政府落井下石。世界货币基金安排(IMF)猜测,玻利维亚本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下滑近8%。二是莫拉莱斯的场外助攻。因为被制止参选,莫拉莱斯的姓名此次未呈现在选票上,可是他的影响力仍在,并且大选成果也将决议他自己的政治出息。英国广播公司(BBC)称,现在,在阿根廷逃亡的莫拉莱斯一向为他的政党助力,借交际媒膂力挺阿尔塞,打击右翼的暂时政府。这位前领导人在玻利维亚土著和工会中仍有很高人望,这次投票也或许为他自己的回归铺平道路。现年67岁的梅萨是历史学家和记者,在玻利维亚的政治光谱中属中间派。2003年,时任总统桑切斯因方案借道与玻利维亚有积怨的智利向北美洲出口天然气而引发大规模反对,桑切斯在巨大压力下辞去职务,其时梅萨以副总统身份半途接棒。可是在2005年,因为石油和天然气方针问题引发动乱,梅萨也在反对声中黯然下台。上一年,梅萨参加总统选战,得票率仅次于莫拉莱斯。其时,梅萨指认推举存在诈骗,并回绝与莫拉莱斯商洽,要求从头大选。“梅萨能在民调中体现不俗得益于玻利维亚右翼内部的对立和不团结。”徐世澄说,暂时总统阿涅斯在是否参选总统的问题上反反复复即可见一斑。阿涅斯曾许诺不参选,后又改口,上月又宣告退选,自称忧虑持续竞选会分流所属阵营选票,致使阿尔塞中选。事实上,阿涅斯雄心壮志,可是她的支撑率仅排第四,执政一年来又政绩惨白,自己也缺少声威。未知数根据玻利维亚宪法,提名人只要取得超越50%的选票,或取得40%以上选票且得票率超越第二名10个百分点,才干直接中选。不然,得票最多的前两名提名人将进入第二轮比赛。一锤定音仍是二轮决胜?左派复出仍是中间派上位?现在还都是未知数。佛罗里达世界大学玻利维亚问题专家爱德华多·加马拉(Eduardo Gamarra)表明,因为反莫拉莱斯阵营的选票被涣散,并且“争夺社会主义运动”掌握着主导权,也是玻国内仅有有发动力的政党,所以阿尔塞首轮胜出并非不行幻想。剖析师阿尔瓦罗·德尔里奥则以为,最新民调显现两名提名人支撑率仅差6个百分点,阐明“争夺社会主义运动”所获支撑下降,推举或许进入第二轮。“假如进行第二轮推举,或许对阿尔塞晦气。”徐世澄说,因为余下提名人多属右翼阵营。本来支撑这些右翼提名人的选民估计会转投梅萨,此其一。其二,第二轮投票将在11月29日举办,在此一个多月间,玻国内的政治社会气氛或许会呈现改变,将给选情带来变数。世界社会遍及期望玻利维亚能经过这次大选从动乱走向安稳。不过,外界对此抱有置疑,以为存在太多不确定性。首要,大选成果会否得到供认,2019年大选之后的乱局会否重演?有剖析指出,不论是阿尔塞仍是梅萨赢得大选,两边背面的支撑者估计都会对推举成果提出质疑。CNN称,不论成果怎么,外界遍及预期会呈现反对。玻利维亚各方都对推举诈骗坚持高度警觉,假如发现任何相似痕迹,一名或多名提名人宣告推举成果无效,就或许引发一场长年累月的选后奋斗。事实上,推举前的数月间,严峻气氛就一向在积累。联合国的计算显现,在竞选期间已产生46起暴力事件。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讨中心主任江时学以为,玻形势能否趋稳关键在于这次推举能否做到真实意义上的公平,不然难免会迸发新一轮动乱。其次,外部实力的干涉或将使玻形势变得复杂。英国《卫报》称,在莫拉莱斯的支撑者看来,正是因为美国和美洲国家安排(总部设在华盛顿、由美国政府资助的拉美区域安排)上一年确定玻利维亚大选存在作弊,才导致莫拉莱斯辞去职务并逃亡他国,他们忧虑美国和美洲国家安排这次又在酝酿一个巨大圈套。徐世澄指出,美国及美洲国家安排正在设法阻遏玻左翼力气重整旗鼓。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已放话,假如阿尔塞中选,美国不会供认。拉美一些国家的前左翼政要联名发表声明正告,称美洲国家安排或许又要搅局玻大选。第三,假定终究阿尔塞取胜,莫拉莱斯或将重返玻利维亚,乃至重返政治舞台,到时也或许会引发国内形势严峻。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玻利维亚政治专家迭戈·冯·瓦卡诺(Diego von Vacano)持这一观念。但他也表明,考虑到本党利益,莫拉莱斯即使回归或许也仅仅标志性地发挥作用,而不是扮演活跃的指挥官人物。在江时学看来,因为政治体制不完善、领导人执政才能短缺以及外部力气介入等要素,玻利维亚政局一向比较软弱,在莫拉莱斯发明的安稳形势之前,政变、领导人提早下台时有产生。在此次阅历一年的紊乱不安后,民众遍及期望安稳,经过这次推举,希望玻形势会呈现好转。可是,不论谁上台,都将面对严峻的执政应战,包含持续应对疫情、弥合政治和社会的割裂、修正严峻受创的经济等等,前路仍然布满荆棘。(修改邮箱:ylq@jfdaily.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